您的位置:首页 > 家居频道 > 装修设计 > 装修宝典>正文

专访《极乐空间》主创 达蒙:小本花边更招狗仔

时间:2013-09-06 17:25:53    来源:陕西都市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导读]面对海南网娱乐,马特·达蒙不仅大曝自己“每天四小时”的肌肉速成魔鬼教程,同时更开起了好基友本·阿弗莱克“生活多姿多彩”的玩笑。

 

北美直面《极乐空间》三主创 光头达蒙不惧狗仔

影片三位男主创接受了海南网娱乐专访

海南网娱乐洛杉矶讯(文/北美特约记者Jane Shan)时隔四年,凭处女作《第九区》一鸣惊人的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终于携最新力作《极乐空间》卷土重来。本周三(7日),《极乐空间》剧组在洛杉矶举行了全球首映式,包括主演马特·达蒙、沙尔托·科普雷以及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等悉数亮相为影片造势,随后海南网娱乐前往比弗利山庄四季酒店对三位主创进行了专访。

坐在记者对面的三位主创都是一身休闲装扮,马特·达蒙穿着蓝色连帽衫,平易近人的他完全没有大明星的架子。很显然,刚和家人一起从纽约搬到洛杉矶的达蒙已经逐渐适应西海岸的生活了。而有些娃娃脸的导演布洛姆坎普要说起来还是个大学生也丝毫不夸张,不过当身着深灰色T恤的他聊起马特和朱迪的专业水准时则难掩溢美之词。倒是沙尔托·科普雷那干净白皙的脸庞可能会让你一下认不出来,要知道戏中的他总是留着大胡子呢。不过一张嘴,他飞快的语速和谈话间充满能量的肢体语言便能让你联想起他在片中的凶悍形象。

 

北美直面《极乐空间》三主创 光头达蒙不惧狗仔

光头+赤膊版“伯恩”,猛男指数嗖嗖飙升

马特·达蒙:每天魔鬼训练四小时

海南网娱乐:你在这部电影中的形象与以往都有些不同,这也是你第一次在影片中剃光头,除此之外你还为影片做了哪些方面的付出呢?

马特·达蒙:还要练肌肉啊!你应该已经看过我在片中没穿上衣的那个镜头。因为尼尔对于片中角色的外貌有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他还特地搞了一张角色图片给我们看,这还是我第一次从导演手中拿到一张没穿上衣的角色图。于是我就拿着图片跑去和我的训练师说,“把我变成那样!”一个优秀的训练师是可以帮助你达到目标的,接着就是每天将近4小时的健身房训练。虽然我已经不是年轻小伙儿,但我还是练成了尼尔想要的那个样子。

海南网娱乐:你怎么看待影片中巨大的贫富差异?你有四个可爱的女儿,有你这样一个明星爸爸,想必她们的成长环境一定会与普通孩子有所不同吧,不知道你在对孩子的教育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特别注意的地方?

马特·达蒙: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我和妻子经常讨论的话题。其实我觉得最佳答案还是旅行,我和妻子都会尽最大的努力给她们提供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无法改变她们一出生就有的优越感,同时我也很高兴她们生来就不缺什么。但光听大人说也是没有用的,她们必须要自己走出去看看才能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我觉得我母亲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她在我小的时候就带我去过墨西哥和危地马拉,或者其他一些物质条件比较差的地方,而我在那边与当地的同龄人交流,也通过自己的眼睛观察,这才是认识世界最好的方式。

海南网娱乐:今年在《极乐空间》之后你还有《零点定理》和乔治·克鲁尼执导的《古迹卫士》这两部作品,而之后好像并没有宣布新的计划,是打算给自己放长假了吗?

马特·达蒙:没错!其实《零点定理》中我的戏份只用四天就拍完了,而在这两部影片之后我确实还没什么新计划。因为我刚把家从纽约搬来了洛杉矶,我和妻子都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们,帮助她们一起度过这个转折期。因为孩子们都慢慢长大了,我搬来西部也是希望至少能有个花园给她们玩,她们在这边还可以和本(好基友本·阿弗莱克)的孩子或者很多其他朋友的孩子一起玩。和本一起合作组建的公司也是我搬家的另一个原因,在他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后我觉得我们公司必须得有个办公室了,于是我搬过来也方便两人合作。由于我们两人都能担纲制片、编剧,或者自导自演,所以很希望能找些好材料,共同做出好作品。

海南网娱乐:那你搬来洛杉矶之后会不会怕被狗仔队骚扰?

马特·达蒙:其实去年拍摄《烛台背后》时,我就在现在的房子里住过几个月,当时也没什么人跟踪我。我反而每天都能看到不远处本的房子外面停了五、六辆车子,后来本告诉我说这些狗仔其实都是冲着他妻子珍妮佛·嘉纳来的,因为那些女性杂志都非常关心她最近在忙些什么,给孩子都穿些什么衣服之类的。有时候我都无法想象这些人的全职任务就是跟踪你,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某个明星,而就是你一个人。因此我也很庆幸我的妻子不是圈内人,我们的故事相对也比较无聊,他们在我身上也挖不出什么猛料。本就不一样了,他过去的故事比较多姿多彩一些(坏笑)。所以如果那些狗仔队碰巧在街上遇到我,拍个照片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他们全天候守在我家门口的话,我认为他们付出的这些时间和得到的回报是远远不成正比的。

海南网娱乐:我们知道你一直都致力于慈善事业,来给我们说说最近的成绩如何吧?

马特·达蒙:截至去年10月,water.org(编者注:美国非盈利性机构,致力于帮助那些得不到干净健康水资源的发展中国家居民)已经成功帮助了首个一百万人获得干净的水资源渠道,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让人兴奋的好消息,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与此同时仍然有八亿八千多万人不能喝到干净健康的水,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当然这也不是单单依靠water.org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只是希望通过自己努力而产生的影响能推动一些更大的力量来关注这个问题。

独家专访《极乐空间》主创 光头达蒙晋升肌肉男

新人导演尼尔为片中大牌们的专业精神所折服

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极乐空间》更像商业大片

海南网娱乐:这次还是选在了大片云集的暑期档上映,你认为《极乐空间》应该算是科幻片还是暑期大片?

尼尔·布洛姆坎普:坦白说,如果以真正的科幻片标准来衡量的话,我觉得这部片子可能还没到那么深的程度,所以应该说还是更具备大片元素。就科幻片对我的影响力程度而言,成本或宣传都不重要,比如对于《机械战警》和《2001太空漫游》我同样喜欢。只要有人被射杀或者有东西爆炸,这些都是我很喜欢放到电影里的元素,而这些场景也可能更容易让影片接近大片的定义,相对科幻成分也就少了些。

海南网娱乐:这几年朱迪很少接片,这次你是怎么邀请到她加入的?

尼尔·布洛姆坎普:这完全是运气。其实一开始我对大明星是持怀疑态度的,我没有和他们合作的经验。而我最害怕会有其他因素、人或组织来搅和我自己的艺术作品,对此我的反应是很极端的。我又听过很多大牌明星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思改变电影走向的故事,所以我刚开始对选择明星这条路是非常谨慎的。直到我遇到马特之后,是他让我慢慢改观,也正是因为他,我开始相信这里还是有另外一类电影明星的。一方面我也一直希望《极乐空间》能成较《第九区》更上一个台阶的大制作,那么选用大明星就是一个很好的手段。其实当时国防部长这个角色并不是法国人,原来的名字是罗兹(Rhodes)。然后我在物色人选时看到了朱迪的名字,我想,天呐!如果能让朱迪来演就完美了,但她可能连我的电话都不会接。不过幸好她也看过《第九区》并且很喜欢,而我也是因为朱迪能说非常流利的法语,才把角色改成了法国人。

另一方面,相较于那些经常出席红地毯或参加好莱坞的明星,我是更想找到真正关心电影艺术价值的演员。从这个角度来说朱迪是绝对的专业,片场上的她一点废话都没有,经常一遍就直接完成。马特也是一样,他对这部电影的理解很透彻。我原来并没有和一线演员合作过,现在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能这么红这么成功。有时候,马特可以按照我的指示做50次一模一样的动作,简直像一个机器一样,而如果我又要求做一些小变动的话他也能不偏不倚地完成。

海南网娱乐:《第九区》讨论了种族隔离,《极乐空间》讲的又是贫富差异,你的作品一直都是在科幻中影射现实、探讨人性,那么你对人性的未来是持乐观还是悲观的态度?你认为人类最终是共同富裕还是共同毁灭?

尼尔·布洛姆坎普:很奇怪,我原来一直是个乐观向上的人,但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似乎把我变悲观了。我也确实一直会思考人类的未来,我个人认为偶然性还是非常大的,机会可能是一半一半,因为实在有太多的因素可能组合到一起而产生不同的后果。说不定人类最终会因为人口过多而毁灭,或者也可能会出现极端先进的高科技来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哪个会先发生,不过这就是我的想法,乐观和悲观各占一半吧。

海南网娱乐:你在《第九区》和《极乐空间》中都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比较黑暗的世界,据说这和你的一次被捕经历有关,是这样吗?

尼尔·布洛姆坎普:对,虽然不能说完全是因为那件事,但确实可以算是一个主要原因。其实任何电影或小说的创作者都会从自己过去多年的经历中寻找一系列不同的刺激元素或是灵感,而25岁时的被捕确实对我影响巨大。当时我是和朋友一起,被捕的罪名是在路上喝酒。警察拿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把我们押在汽车后座,在暮色中开了大约30分钟。其实已经开出了城市,我们交完保释金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不该去的区域。我记得当时有喧闹的婴儿哭泣声、狗叫声,还能看到火光,原来我们已经走到了墨西哥和美国边境交界处,天上还有黑鹰战斗机在盘旋,因为那里是海军基地。当时的一切对我来说就是直截了当的科幻片影像,我眼前的画面其实和片中的地球相差无几。因此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海南网娱乐:你在写剧本时脑子里会有设想好的特定演员吗?

尼尔·布洛姆坎普:没有,其实这也是我非常讨厌自己的地方。我还很讨厌写文章(微博),对我来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写作了。我最喜欢的是影像,也一直把自己看作一个视觉艺术家。其实我知道如果写作的时候脑海里已经有一个现实中存在的人物的话,你就可以听到他们说话啊什么的,那样的话写起来也会简单很多,但很可惜我一直都没有。

海南网娱乐:当初有想到过《第九区》会如此成功吗?有没有分析过成功的原因?

尼尔·布洛姆坎普:绝对没有想到过!尤其是我现在对好莱坞有了更多了解之后,我就更加觉得当年这部片子能拍出来简直是不可思议。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彼得·杰克逊,如果不是他支持的话,一个不知名的导演、完全没有明星的阵容、故事发生在南非、从对外星人恐惧来讨论种族歧视,这些元素听起来没有一个是可以被绿灯通过的。所以我真的是十分幸运,而每次拍片我都会先把自己放在观众的位置,如果我自己在电影院里看了会喜欢的话,那和我一样的人就也会喜欢看。我知道《第九区》一定会有人看,因为我自己很喜欢,但当初我以为喜欢看的应该只是一小部分人,没想到能合这么多观众的口味,总之这一切都非常幸运。也可能是因为我不是来自美国,要知道,不同的成长背景必定会给人带来不同的观点。我不住在洛杉矶,也不认识那么多的电影人,有时候过多的交流也会想法变得雷同。因此,一个人成长的历史背景和他现在居住互动的环境对创作一定是有很大影响的。

独家专访《极乐空间》主创 光头达蒙晋升肌肉男

沙尔托·科普雷似乎对自己的反派身份很“不齿”

沙尔托·科普雷:演反派很痛苦 是种煎熬

海南网娱乐:你在片中的南非口音非常滑稽,让人印象深刻,是导演刻意安排的吗?

沙尔托·科普雷:不是,我记得刚开始最早的版本中尼尔写的好像是英国口音,然后我分别尝试了英国、美国和东欧三种口音,还有三种不同的南非方言,最后我们选择了你们看到的这个是因为它很特别、也更好玩,而且这个口音你很少会在电影中看到。(这时沙尔托突然用片中浓重的南非口音开始说话,恶狠狠的台词让气氛突变,仿佛一下就穿越到了片中的那个大坏蛋)

海南网娱乐:和马特·达蒙演对手戏感觉怎么样?

沙尔托·科普雷:我们相处得很愉快!因为马特在拍摄《成事在人》时曾在南非住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很了解南非文化,我们也就有了很多共同话题。他还会和我一起讨论角色,有一天我正在培养反派情绪时,突然听到有人学着我在片中的口音从后面走上来,我回头一看,那人正是马特。真没想到马特这样的大明星也会学我说话,应该是我学他才对啊,那次真是把我给高兴坏了!

海南网娱乐:这次你饰演一个让大家讨厌的大反派,感觉一定和演《第九区》很不一样吧?片中欺负弗蕾(艾丽丝·布拉加 饰)那段演起来还顺利吗?

沙尔托·科普雷:其实过程还是挺有趣的,我已经试着加入一些幽默元素让角色更有意思一些,而后来也因为我把他塑造得太可爱了,有很多镜头都被剪掉了。作为一个演员我总是希望观众能喜欢我的角色,但很可惜这是一个大家都盼着他早点死的大反派,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我想以后可能不会常演坏人了。在片中要对女性欺凌辱骂也让我十分反感,不过好在我和爱丽丝的关系不错,这会让拍摄过程容易一些。但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有些痛苦的,因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欺负女性。我可能还是不适合演大恶人,以后如果再接反派角色之前我一定会考虑清楚。

海南网娱乐:现在你已经从幕后转到幕前,也从南非来到了好莱坞,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吗?

沙尔托·科普雷:从职业角度来说,好莱坞有更多创造力,这里汇聚了来自全世界不同文化的人,也能认识一些在南非没有机会认识到的电影人。我非常热爱电影和娱乐事业,但同样这一行的竞争也很大,你会看到有人为了这个工作牺牲一切。《第九区》给我创造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但作为一个从娱乐业管理层转为演戏的人来说,我还在不断探索自己的表演能力,希望能有更大发挥的作品给大家看。我也可能尝试编剧,现在有几个项目正在进行,我和尼尔也将继续在下一部影片《家伙》中合作,我们一直都合作得很愉快。生活方面的话,现在我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算是在哪里定居,既不是洛杉矶也不是开普敦。比如最近我因为拍片要在莫斯科住三个月,去年在匈牙利、伦敦和新奥尔良这些地方我也都住过。

作为今年最受期待的科幻巨制之一,《极乐空间》已于8月9日全面登陆北美院线,同时初定9月10日登陆内地IMAX银幕。此番再度身兼编剧与导演的尼尔·布洛姆坎普依然秉承自己把社会问题巧妙融入科幻片的传统,在感官享受之余发人深思,此外大片级别的制作成本和一线实力派的加 盟则更是让所有影迷充满期待。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